位置: > 云大数据 > 正文 >

计云追云:这条路,人迹罕至,但无比美好

2019年06月24日 15:28来源:网络整理手机版

计云追云:这条路,人迹罕至,但无比美好

绚丽的朝霞、大片的“棉花糖”云抑或转瞬即逝的晚霞……你是否也会经常仰望天空?这个夏天很多美丽的云景在朋友圈刷屏,在欣赏美景、抒发心境时,你可曾想过它们从哪来?怎么形成的?

那些奇异变换的云彩,大多都属于特殊天象,正是“天象达人”们的心头好。

国外很早就有了关于云天气系统的知识普及社团。如今在中国,也有这么一群罕见天象的追逐者,他们正在做全国的“天象大收集”。

计云是一位特别关注奇异天象的科普博主,也是“天象大收集”的发起人之一。自从踏上“追云”之路,他不仅“坐着高铁追云”,还发现了不少云天象在国内的“第一次”。

在宋家庄地铁站,见到计云的第一眼是这样的:“毛寸”发型、T恤短裤、精瘦但一身肌肉,有着“开口脆”的北京腔……与想象中一肚子学问的“天象达人”还真有些不同。

边走边聊,我们很快到了计云的工作室。25层的视野极为开阔,整整一面窗,可仰望辽阔的天空、可鸟瞰鳞次栉比的城貌。“我在这儿就拍到过不少有意思的天象。”计云说。

被“七彩祥云”震住,从此“入坑”

近几年“追云”,让计云在圈里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。很多人见面都会开玩笑,“是不是你爸妈有先见之明啊,从小就给你取好了云这个名字?”对此计云坦言,对于自然万物的好奇,其实最早起源于昆虫。

计云出生于1987年,成长在90年代的北京。他印象很深,小时候住的南三环外,当时还都是大野地,“一放学就去捉个蚂蚱逮个虫。晚上蹲大树根下,等着蝉的幼虫从土里出来,看着它在凌晨时分脱了壳羽化成蝉”,甚至在帮妈妈择菜的时候,翻出一只虫子他都会“研究”半天儿。

虽然家里并不富裕,但是爸爸妈妈对于他的兴趣从小就特别支持,“我小时候各种自然类的科普书特别稀少,昆虫方面的一共就那么几本。那时还没有北京图书大厦这样的地方,我妈带着我几乎把所有北京城里的书店都转遍了,市面上能有的昆虫科普书都给我买了。”

计云印象特深的是,第一次看到昆虫分类的专业工具书,“上下两册加起来跟字典那么厚,还是16开大开本。当时接触到这种专业的资料,跟看那些科普画册就不一样了,一下子,整个系统就被建立起来了——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类群的昆虫!”

后来计云幸运地考进了中国农业大学,因为这里有他喜欢的昆虫学专业。“还没毕业,我已经有很多机会参加相关的调查研究”,当时为了参加这些项目的工作,计云甚至会“旷考”,“这些研究机会来之不易。喜欢的东西,我会绝对优先去探索。”

走出大学校园,他逐渐把自己的爱好发展成了职业,并且从事了相关工作。譬如野生动植物的调查和研究、撰写科普文章、拍摄自然纪录片,“都是很随心的,想做什么就去做,志趣广泛、做什么都不至于饿着。可能一直干的都是自己喜欢的,收获已经很让我满足,我很少会焦虑经济收入等问题。”计云笑得挺满足:“那种收获的兴奋感很难形容。”

从2007年到2016年,计云一边从事野生动植物调查研究,一边走遍了五湖四海,“基本上覆盖了中国很多的秘境,比如当年不通公路的墨脱、独龙江”。这期间,他长期搜集文献、从事标本收集而出版的专著,获得了圈中的一致好评。

然而让计云也没想到的是,自己没多久就拐上另一条“人迹罕至,但无比美好”的路。这就是研究和收集罕见天象:“只要看过一次这类神奇天象,一下子就会入坑了。”

计云“入坑”,缘于 2012年的一次“不期而遇”——“当时我正在百望山观鸟,就在仰着头看老鹰时,一眼瞥见了天边的一片云彩,它突然变成了一整片的‘七彩祥云’。不同于常见的雨后彩虹(出现在太阳的对面),那片七彩的光晕就出现在太阳的同侧,染透了所有的云彩。当时我一下就被震住了,觉得特别神奇,回去多方查问得知,这是‘环地平弧’,俗称‘火彩虹’,它的形成不需要下雨,而是因为高空大气中的冰晶。” 他接着上网查询,“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维基百科上说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神奇天象,一个人一生中至多有幸见到一两次!”计云被深深震撼,进而查阅了海量资料。“原来光是‘火彩虹’这样的冰晕类现象,就有上百种,其形态各异、绝世罕见,但又无比奇幻、壮观。”从此,他开始追逐天象,一发而不可收。

云跑得太快怎么办?跳上高铁追!

刚开始,计云也像普通人一样,对天象没有什么科学认知,偶尔见到“月晕”都觉得特别神奇,甚至“月晕”和“月华”傻傻分不清。他记得小时候大人们总说“日晕三更雨,月晕午时风”,这样的天象一旦出现,就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很可能要变天。后来,有了系统的知识积累,再加上频繁的野外探索,“我好像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,真的能看到许多神奇的天象!”

看起来似乎完全陌生的领域,但计云研究起来一点也不觉得困难,“前面经历的昆虫研究、科考调查,给我打下了最坚实的从事博物学的基础。因为昆虫是自然万物里种类最多、最庞杂的,全世界已知的昆虫就小两百万种,中国占世界十分之一。能够对整个昆虫纲有系统认知的人,再去探索其他自然事物,会觉得驾轻就熟。天象跟昆虫相比呢,即使所有类别都加一块儿,也无非就是几百种。”计云很自信,作为一个曾经的昆虫学者,研究天象难不住他,“从认知方法和鉴定直觉的优秀程度上,我觉得我都会是一流的。”

计云追过最奇特的天象之一是糙面云,它号称是世界上最怪的云。这种云非常罕见,外观又极端扭曲、奇幻,足球直播,所以即使它有少量照片记录,但因为样子太超越想象力又罕见,科学界始终没人敢于承认或否认它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q221.com/yundashuju/1999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